周林生:赋予深圳更多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提供更大改革发展空间
点击次数:817    发布时间:    来源:羊城晚报

 

      习近平总书记出席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和视察广东重要讲话、重要指示精神,近期在广东社会各界引发热烈反响。

      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周林生,他认为深圳有实力肩负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使命,“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的下放也必将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提升深圳的政府决策范围和效率、强化深圳特区在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引擎地位、区域资源整合、带动、辐射能力,赋予深圳更大的改革发展空间。

      深圳有实力肩负起建设先行示范区的使命。

      羊城晚报: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何优势?  

      周林生:一是特区精神优势。特区在40年的改革拼搏中创造出的 “特区精神”,具备丰富的内涵,包括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开荒牛精神;务实高效、埋头苦干的实干精神;奋发有为、敢于打硬仗的改革创新精神和开放包容、招贤纳才的学习包容精神。  

      二是社会发展优势。40年来,深圳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增长奇迹和发展成就,使得深圳特区完全有实力且当仁不让地肩负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使命。 

      体制机制优势。深圳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从未停步,在于铸就了强大的改革基因和传统。深圳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总是始终紧紧扭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机制创新这个关键,充分发挥特区体制机制创新的保障和推进作用,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激发制度活力、释放制度红利、形成体制机制优势。  

      四是人才集聚优势。深圳在人才引进方面的政策系统、周密而且全覆盖,吸引力特别强,长期以来形成了“移民城市”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良好局面。在吸引国内人才方面,2019年中国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100强中沪深京居前三;在吸引国际人才方面,截至去年底,深圳已累计认定国内高层次人才9000余人,累计引进海外留学人员超过13万人。

      “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是一个含金量颇高的待遇。

      羊城晚报:您觉得《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和授权清单中,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周林生:我认为亮点包括三大方面:首先,土地制度改革的深化将助力社会建设领域加快弥补短板。与经济建设相比,深圳的社会建设相对滞后,其中深圳的教育、医疗、住房是最大的短板。《实施方案》制订的土地制度改革政策,有利于深圳解决当前建设用地严重不足的问题,特别是住房方面的突出问题。如:《实施方案》提出“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委托深圳市政府批准”,这项权力的下放将使深圳在土地使用方面拥有更大自主权,大大缩短土地转用的审批的流程,提高用地审批的效率,加快重大项目上马与实施速度。《实施方案》还提出“支持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要求的前提下,推进二三产业混合用地”,直接打破商业用地和工业用地的楚河汉界。《实施方案》还提出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深汕合作区有300多平方公里的农业用地,这里面的开发利用空间就很大。  

      其次,在经济发展领域大力加快资本市场改革创新。《实施方案》支持深圳在资本市场建设上先行先试,这将是深圳资本市场的大利好。资本市场的发展还直接关系着深圳科技创新环境的优化。国家对深圳资本市场的大力支持,将大大地增强深圳的城市竞争实力、城市合作资源。  

      最后,支持特区立法权加大力度先行先试,进一步强化深圳特区的制度优势。经济特区的最大体制优势就是拥有特区立法权。《实施方案》提出:支持深圳用好用足经济特区立法权,扩宽深圳经济特区立法空间。这对深圳意义重大,经济特区可以率先出台具有前瞻性和引领性的改革措施。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背景下,重大改革必须于法有据,要在依法依规的轨道上推进改革。深圳为完成其所肩负的改革创新任务,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需要特区立法权。  

      羊城晚报:广东将举全省之力推动深圳开展综合改革试点,在累计下放1480项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的基础上,年底前再下放一批省级权限。这对深圳开展综合改革试点有什么意义?  

      周林生:“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是一个含金量颇高的待遇。拥有省级经济管理权限,意味着一个城市在经济社会管理方面,有望享有省一级政策制定权、规划审批权、对外经济合作权、金融和税收等宏观经济调控权、项目审批权等,这必将提升深圳政府的决策范围和效率、强化深圳特区在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引擎地位、区域资源整合、带动和辐射能力,赋予深圳更大的改革发展空间。    

      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重要引擎,应大力提高综合承载力,这对引领区域经济发展、增强辐射带动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深圳多年来已经处于经济社会体量较大而相应空间环境明显不足的情况之下,深圳目前也是全国产业、资本溢出规模最大的全国经济中心城市。因此,应赋予深圳更加充分的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使深圳能够进一步突破体制机制、土地空间、能源水耗、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制约,更好发挥辐射带动作用。

      经济特区、自贸试验区、粤港澳大湾区、先行示范区,不是替代关系。

      羊城晚报:深圳建设经济特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粤港澳大湾区、先行示范区之间是什么关系?  

      周林生一方面,“四区”之间确实有历史传承的关系,是深圳不同发展时期出现的功能区定位,反映了不同发展时期深圳所承担的改革发展重任和职责使命。另一方面,我们一向提倡“四区联动”,四区之间并不是可以互相替代的关系。在今天,四区还承担着不同的主攻方向、不同的职责使命,还有着不同的资源、不同的优势!比如经济特区最大的优势是特区立法权;自由贸易试验区则接过了经济特区在新时代的经济改革重点任务,就是如何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粤港澳大湾区要求深圳跳出深圳看深圳、建设深圳,既要求深圳要有自我发展特色、发展优势,又要求深圳与区域其他城市协同发展、互动发展、合作共赢;先行示范区要求深圳从经济体制改革单一维度改革迈向经济、行政、社会、文化、环境五位一体的全面改革,充分体现新时代改革开放的系统性、整体性、协调性。  

      羊城晚报:广深如何联动发展,双方可以在哪些领域加强合作?  

      周林生:去年9月,广深签署了《广州市、深圳市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明确了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打造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共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共建宜居宜业宜游优质生活圈等任务。

      目前,广深双城合作已经取得了多项合作成果,双方在科技、交通、产业、民生、教育和文化方面,合作领域广、效率高。   下一步,广州和深圳的联动发展还大有可为、空间很大,双方还可以在生态文明建设、社会治理、大数据治理、新基建布局、产业科技开发区联动发展等方面携手合作。如:在科技创新方面,广州可以发挥雄厚的科研优势,为深圳的创新发展提供智力和人才支撑,并促进大院大所的科研成果在深圳进行孵化、转化。在民生教育方面,广深在就医、就读、购房等方面加快推进同城化,广州也可以在深圳开办更多的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著名高校的分院、分校。在资本市场方面,深圳则可以发挥其资本市场优势,协助广州对更多具备潜力的企业进行辅导和培育,并最终走向IPO和上市。同时,深圳还可以在其支柱性产业领域,通过产业协同发展、资源共同开发、利益合理分享等体制机制,不断增强新时代广州会展产业的创新和发展等,最终推进形成各自经济特色鲜明突出、产业分工清晰有序、城市协同强劲有力的优势互补、错位发展的创新型粤港澳大湾区城市体系。   

      转载自 2020年11月16日 羊城晚报 A7版 记者:侯梦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