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效率高了,服务好了,扰企少了,基层活了
点击次数:482    发布时间:    来源:南方日报

    广州南沙以镇街改革激活区域内生动力,日均增长130家企业

    南沙区的种业小镇最近正忙,他们忙着充分利用“三旧”改造的相关政策,加速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以前,水务建设、农村基建牵涉到水务所、农业办、建设办不同的管理范畴,加之有不同分管领导,沟通难、协调难。种业小镇所在地东涌镇相关负责人坦言,“九龙治水”让重大项目在推进上会打些折扣。

    今年3月,南沙区按照广州市“令行禁止、有呼必应”基层党建工作格局要求,率先启动镇街管理体制机制创新,以东涌镇和珠江街为试点,创造性提出“1+4”改革推进体系(即“小网格、大服务、精管理、一支队伍管到底”总方案和加强基层党建、“六部一队四中心”、网格化服务管理、“一支队伍管执法”4个子改革方案),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随之而来的,作为特色小镇的种业小镇建设,以及全南沙的一批重大项目建设均明显提速。“我们感受到了南沙改革迸发的活力与魄力。”种业小镇负责人充满期待。

    南沙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南沙充分发挥国家级新区和自贸试验区优势,加强与港澳全面合作,加快建成大湾区国际航运、金融和科技创新功能的承载区。推进镇街体制机制改革,全面提升基层治理能力,将为南沙“三区一中心”建设提供有力支撑,增强发展内生动力。

    “六部一队四中心”

    为行政服务提质增效,集中力量办大事

    职能相似的部门功能交叉,导致“九龙治水”,最终结果是“龙多不治水”。东涌镇感触颇深。这个面积为91.53平方公里的特大镇,常住人口约19.08万,改革前,内设机构共有27个。现在,“六部一队四中心”囊括了镇上所有机构。

    在改革方案中,南沙通过统筹优化和综合设置镇街党政机构、事业单位,在暂不撤销原有科室机构设置,不改变原有人员职务和编制的情况下,将镇街普遍存在的10—12个内设机构和6—8个事业单位归并整合为“六部一队四中心”。按照政事分开原则,将行政管理性质的工作交由六个工作部承担,事务性、辅助性的工作则由对应的工作中心承担,六个工作部对应四个工作中心形成工作指导关系,工作中心聚焦“一站式服务”“一门式办理”等综合便民服务主业,形成“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机制。

    南沙全区面积803平方公里,下辖六镇三街,基层治理是个难题。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副调研员汪立林长期头疼小区的违建问题。“此前作为主责部门——城管执法局至少要协调规划、国土、住建等三个以上的部门,司法程序走起来,比较耗时间。可能违法建设从萌芽阶段到既成事实了,我们还没立案。”现在该局内部协作,“一家搞掂”。截至今年7月31日,南沙区共清拆治理违法建设251.87万平方米,完成年度任务的71.96%。

    珠江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曾胜中从事基层工作多年,对应急安全工作尤为头疼,“这项工作十分讲究时效性。”在机构改革后,珠江街通过整合综治维稳和信访、消防、劳动争议调解、应急、预联办等职能,统筹整个街道应急平安建设工作,罗列出“独立处置事项”“需联动协作事项”“突发处置事项”等,进一步强化应急预警。

    条块结合、协同作战”的部门构成,也逐步为工作推进“赋能”。曾胜中举例,改革后的民生保障工作部集中了计生、劳保、社会救助、残联等多项民生服务职能,居民的社会救助审核效率提升,同时民生保障工作部将改革前17项卫计办事流程精简为9项,改革后只需在社区服务中心一次性办理,居民办理民生保障业务实现了“只跑一次”和“只跑一个部门”。

    数据不会说谎。改革后,东涌镇两个月拆违19.8万平方米,相当于一季度总拆除面积的1.5倍;珠江街68项政务服务事项中,13个事项的办理时间压缩57%,11个事项的承诺时间压缩48%。

    “小网格、大服务、精管理”

    网格员当好群众贴心管家

    夏日炎炎,但珠江街文化广场上气氛热烈,百余名阿姨随着音乐起舞。广场噪音分贝采集器上的数字一直维持在60左右。“现在好多了,在家里关上窗户,确实没多大影响。”小区居民告诉记者。

    这样的和谐场景,网格员有很大功劳。曾胜中说,以前一晚上接到10多个此类110报警。出警到现场后,舞队的居民被扰了兴致。后来,他与网格员一起,在广场中间区域安装了一块噪音分贝采集器。当音乐声源音量超过70分贝时,采集器上的数值就会变成醒目的红色,以此督促舞队自我监督。这得益于网格员的耐心劝导与沟通。

    珠江街突出“小网格、大服务、精管理”,将街道作为1个大网格,9个社区各为片区中网格,再划分64个基础网格,形成“1+9+64”社会治理网格体系。

    网格员吴洪栋正和记者聊着,他的微信群传来“求助”信息。“有居民说家里停电了,正问我怎么办呢?”停电也归网格员管吗?面对疑惑,居民黄敬泉笑着解释,因为太“熟”了。“以前不知道网格员是干嘛的,他们进门登记居民信息我们都不允许。现在他们太贴心,大家什么事都找上门来。    

    在社区问题上,改革前的解决路径是“居民反映—上报社区—上报街职能部门—协调解决”,推进社区网格化后则是“网格员巡查发现/居民反映/社区上报—六部一队四中心协调解决”,10分钟内即可将网格事项报至相关部门处置,通过网格员常态化巡查主动发现问题,将问题化解在萌芽状态。

    除了吴洪栋这类专职网格员,社区各个行业都分布有网格员。6月11日,泰安社区张某与陈某因自留地所产生的矛盾吵得不可开交,多年的邻里关系一度降至冰点。网格党员黎志辉到现场了解情况后,经街道国土房管部门查阅土地档案后发现,双方都有逾越红线的问题,黎志辉分别对两户居民单独谈心进行调解,分析利弊,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耐心调解后,双方终于放下了争胜负的想法。

    社区居民习惯称黎志辉为辉哥,他是社区的义务网格员。珠江街建立有三支网格员队伍,专职网格员队伍实行“一岗多能”,负责责任网格内所有信息的收集、上报及处置,备用网格员由综治队伍、社区工作人员组成,义务网格员则由党员、热心群众、物管人员、清洁工、专业社工、志愿者等组成。

    党建引领实现了党建网和社会治理网“双融合”,让网格全覆盖服务有了更深的群众基础。东涌镇的片区网格长担任党小组长,通过开展“主题党日”活动、“党员时间银行”志愿服务活动等,让基层社会治理网格建设与基层党建有机融合,实现了基层党组织向113个基础网格全面覆盖。党小组还结合网格党员之家地域特点配备相应的应急物资,靠近河涌的网格党员之家配备救生圈、救生衣等水上应急物资,以“拉家常”的方式将基层党务工作“家庭化”。

    如今,网格化服务管理向“专业管理、深度服务”升级,初步实现基层服务“加码”。改革以来,在人员没有增加的基础上,通过整合原有力量、优化工作机制,实现网格服务管理“发现问题数量”“解决问题效率”双提升。3月份改革实施以来,珠江街每天发现及处置网格事项超过2000件,比改革前提高了4倍,网格事件办结率达到96%。

    “一支队伍管执法”

    高效执法带动企业减负,营商环境不断优化

    位于珠江街的广东医谷产业园,以前为了应对执法检查,每个部门都安排一个专人负责,由于该园区都以科技型企业为主,企业在配合检查时更是无从着手。

    “现在检查起码减少了一半,我们单位也只有一人来对接检查工作了。”广东医谷执行总裁谢嘉生告诉记者,相比国内很多地方,在南沙办理企业事项相当迅速,执法检查对企业的干扰也很少,这为他们招商引资打下很好的基础,目前园区已入驻129家生物医药领域企业。

    这得益于南沙区试点推行“一支队伍管执法”工作。南沙区综合行政执法局自3月1日挂牌成立以来,已基本完成涉及市场监督、食品药品、工商、城市管理等14个职能局、共21个领域3000多项行政执法权的梳理与整合。实现行政区、保税港区、经济技术开发区、自贸片区行政执法“四合一”。推动全局工作力量向一线执法延伸和下沉,将90%执法人员配备到执法一线,97%执法人员直接从事执法工作,最大限度提高了一线执法人员配置比例。

    据悉,珠江街建立了综合行政执法队与应急平安工作部等多部门联合执法机制,每季度对企业开展联合检查与执法,一次执法检查涵盖营业执照、安全生产、消防、食品安全等,多头检查变为一次性检查。

    坐落于东涌镇的广州锦兴纺织漂染有限公司已有23年历史,总经理黄一鸣被政府的贴心服务所感动。“我们用了7年时间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得益于南沙区政府部门的少干预与直接的扶持。”他以前应对环保、应急管理、市场监管、流动人口等监管部门,每个月接待10来次是常有的事。“多则一个月检查20来次。”为了应对检查,他们还专门成立相应的对接部门,现在这个部门也撤销了。“企业可以安心谋发展了。

    最近他准备对厂房、生产线进行改造,没想到审批一周就搞掂了。“原来对口企业的职能都合并到经济工作部了。”黄一鸣坦言,“以前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执法部门同样轻松不少。汪立林明显的体会是扰民减少了、执法提速了、办案增效了,其结果就是营商环境优化了。“此前多途执法、轮番检查的现象或多或少存在,但这些执法检查既不能省、又不能替代。

    汪立林认为,综合执法改革是规范商事主体、激发市场活力的重要一环。“从纵向看,以前商家受到不正当竞争,需向各个职能部门举报;监管部门也是各扫门前雪;在立案环节,企业违反多项条例,需多个部门开药方。现在是事前一家受理,事中一家查办,事后一家医院开药方。

    政府在减少扰企的同时,自身所受的干扰也会减少。“以前对市场行为进行规范时,会考虑到该企业在创文创卫积极配合工作等因素,往往导致处罚无从下手。时间长了,我们的处罚没有力量。”汪立林认为,现在裁判员和运动员的身份实现了剥离。

    营商环境不断优化的风向标就是大项目不断落地、大企业不断落户。2018年,南沙新增注册企业数达到37825家。今年上半年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势头,新注册23509家企业,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南沙平均每天就新增130家企业,每个小时就有超5家企业注册。

    创新是南沙最本质的发展基因,也是南沙发展的动力源。广州市委常委、南沙区委书记蔡朝林指出:镇街机构改革要以改革是不是效率提高了,服务是不是更好了,老百姓的获得感是不是更强了,企业监管到位且受的影响是不是更少了来作为评判标准。

    ■专家观点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周林生:

    改革,要从“向上对口”转变为“向下对应”

    基层治理改革要以解决基层群众实际问题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瞄准需求靶心。省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周林生表示,“基层治理改革之后会形成新的模块组织和专业团队,只有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使基层有职有权有物,才能更好为群众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

    “安居才能乐业。基层治理有稳定社会的作用,社会秩序井井有条,经济才能稳步前进。一个良好的社会治理环境,对于吸引高端人才和重大项目的落户有着重要作用。”周林生表示。

    当前的南沙,处于大湾区建设黄金发展阶段,政策优势、地理区位优势叠加,从实践来看,要实现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打造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必须着力营造高标准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

    改革,要从“向上对口”转变为“向下对应”。改革以前,东涌镇农业线就有农业办、农业技术中心、畜牧站等部门。然而,居民对自己要办的业务不了解,难以分辨其由哪个部门负责,时常走错、走多个部门,容易在群众的心里留下部门踢皮球、不作为的印象。现在职能理清后,把有对外业务的职能归入农业农村工作中心,从而减少不了解而走多个部门的现象。从“向上对口”到“向下对应”,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

    改革要防止一刀切。珠江街注重结合街道工作实际和突出街道特色,考虑到辖内重点落地项目较多、城市建设工作任务较重等实际,单设城乡建设管理工作部。土地征收与补偿管理中心与城乡建设管理工作部、应急平安工作部、社区网格力量开展联动,在土地征收上由城乡建设管理工作部指导推进,通过应急平安工作部、网格员力量及早了解动迁户思想动态,形成更大的合力推进动迁工作,确保了重大项目的稳步推进。

    改革的本质是创新,这也是南沙的基因。周林生表示,因地制宜地改革,不墨守成规,把握共性要求和个性特征,才能让改革在基层发挥实效。


(本文转载自2019年8月9日南方日报,记者  宾红霞